遮光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光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年味记忆守望乡愁策划围炉话年夜守岁到天明

发布时间:2020-11-22 11:59:47 阅读: 来源:遮光罩厂家

闽南网2月4日讯 中国人的年味,说到底和吃还是分不开的。

《年味记忆 守望乡愁》,从年戏开篇,春联、年画、花灯、剃头、年食、年俗、年酒,年字里的期盼和美好,口述人也好,投稿人也好,一篇篇一句句,都是年味。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夜饭三个字,是我们奉上的年味压轴篇。围炉话年夜,年夜饭最可心的那道菜,最想抱着说祝福的那个人,成长中碎碎念的那个最圆最满的围炉夜,所有的年夜饭之最,所有的唠叨和家常,是我们的年味。

在即将到来的猴年,我们提前跟您拜个早年,愿您脸上是笑的,嘴里是香的,心里都是暖的。

和海都一起细数泉州的年味记忆(长旺/制图)

妈妈张罗一桌菜 打包到医院围炉

口述人:何启明(31岁,泉州清濛医院急诊科医生)

与海都记者口述这段文字时,我正带着爸妈与儿子,坐在安徽往泉州的火车上。

我和妻子都是医护人员,三年来,我们的年都是在医院里过的。为了一家团圆,每年快除夕时,我会专程回老家安徽接爸妈和儿子。今年儿子4岁了,我们在泉州工作3年来,都是爸妈帮忙照顾。

选择医护行业,我们注定忙碌。除夕当晚,泉州经济开发区放鞭炮的,喝醉的不少,受伤的情况难免,我和妻子24小时待命。我们的年夜饭都在医院吃。除夕夜,妈妈会张罗一桌子菜,打包到我办公室,一家人一起吃,有爸妈的办公室就是我的家,今年希望还可以尝到妈妈做的粉蒸肉和腊肠妈妈的味道才是家的味道。

和外地同事一起,除夕跨年也难忘

口述人:吴启广(45岁,泉州一保安)

我老家在四川,来泉州刚好一年,这是我第一次在泉州过年。

虽然没能回老家陪父母,但很感恩我的小家依然能团聚,老婆和我在同个单位做保洁,小儿子也在泉州成家了。

今年除夕我值白班,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然后我就能换下保安服过年了。听同事说,以往除夕夜,老板为我们准备年夜饭,单位外地员工都会聚在一起,换上新装,热热闹闹地围炉,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相聚共度新年,会很难忘吧。

最让我放心不下的还是老家70岁的老爸,还好有两个兄弟帮忙照顾。我已把年货和买好的新衣都寄回去了,除夕夜我得给老爸打个电话,提醒他换上我买的新装,告诉他我在泉州一切都好。只是很怀念老妈做的腊肉腊肠和辣椒酱。

派出所吃年夜饭,回家补炸醋肉

口述人:朱警官(33岁,东海派出所民警)

今年除夕将是我第三次在所里过年。没能和爸妈老婆孩子过除夕,但我还有14名同事,辛苦归辛苦,年夜饭也没少。所长体贴,都会给我们加加餐,一年忙到尾,和自己风雨相伴的同事一起吃年夜饭,带劲。

每年除夕夜,吃完最后一口饭,我们继续接警的接警、办案的办案、巡逻的巡逻,干我们这行的,逢年过节反而最忙。今年除夕,我照例要巡逻,街上的人比平时少多了,除夕夜民众喜欢放烟花,图个热闹。我还得去城乡接合部走走。今年春晚分会场在泉州,除夕晚上,鲤城民警是最忙碌的了,希望大家平安过年。

要上到正月初一早上8点交班,我当天的工作才算结束。回到家换下警服,换上新衣,我带老婆孩子去拜年。对了,还要补上一口老妈炸的醋肉。我是家中独子,年夜饭都是妈妈掌勺,我最爱的就是那晚的炸醋肉了,补上这一口,我的年才完整。

我和孩子DIY,妈妈的什锦炒面

口述人:李玉霜(35岁,晋江人,公务员)

如果说过年有什么是不变的,那一定是年夜饭。我小时候的年夜饭,最爱的一定是妈妈做的什锦炒面,酱汁独到,料足,每年都吃。现在我成家为人母了,还是想念。

今年的年夜饭,我与孩子探讨年夜饭的菜谱,准备一起DIY“妈妈的什锦炒面”,里面一定有香菇、虾仁、干贝、红萝卜、包菜、海蛏、肉酱等。我们还决定来个中西结合:要有大火锅,有披萨,有寿司,有蔬菜水果沙拉,还有奶奶做的咸米粿,以及我们DIY的综合果汁(苹果、橙、百香果、猕猴桃、蓝莓等)。现在孩子感受的年,和我小时候差别太大了。我想让孩子参与,才能感受年味,年夜饭就需要大家一起参与,希望我也能给我孩子“妈妈的味道”。

少了父亲的年夜饭,我想为他点根烟

口述人:蒋煌基(31岁,泉州市区人,媒体人)

人不管到了几岁,没了父母都是孤儿。以前的年夜饭,是爸、妈、我和我妹,今年的年夜饭只有妈、我、我妹、我老婆。我的父亲因急性心梗走的,刚好60周岁。

闽南人年夜饭习惯吃火锅烧,爸爸平时很少下厨,年夜饭上难得会露上一手,做碗焖猪脚。我平时忙得难有机会和家人吃饭,以还早不急等各种理由搪塞婚事。父亲去世后,听姑父说起,他去世不久前,有次泡茶时,抱怨我一直没结婚,他对姑父说,“他等得了,我等不了”。

我与父亲的关系,就如大部分人的父子关系,经历崇拜到叛逆顶撞,再到些许理解。小时候气他抽烟,读书时他不让我抽烟,工作了他偶尔会找我要烟。而现在,我只能在年夜饭时为他点上一根烟。

一年最期待的,是老爸牌炖猪脚

口述人:陈承毅(28岁,安溪人,创客)

我们家是非常传统的闽南人家。传统节日逐渐在我们生活中淡化,唯独年夜饭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当然,我最期待的还是年夜饭上老爸做的炖猪脚。

在农村老家,炖土猪脚可以就地取材。将土猪脚去毛洗净剁开,用酱油、香菇肉酱腌制五六个小时,再将猪脚连同酱料全部放进陶土锅,加入自己烘干的香菇、海蛎干和大蒜,再加少量水,焖炖五六个小时。出来后的猪脚入口即化,油而不腻,非常好下饭。

从小到大过了二十几个年,每年的年夜饭都是一家人围着一大桌,非常热闹。后来爷爷去世了,叔叔成家了,两位姐姐先后嫁了,一起吃年夜饭的人比以前少了。不过今年是个例外,我结婚了,女儿出生,我们又热闹了些。

年夜饭转到酒店,妈妈轻松多了

口述人:陈燕玲(32岁,泉州市区人,从事金融)

年夜饭,我最爱的还是外婆做的芋泥,甜而不腻,就像从小外婆对我们的爱一样。外婆如今做不动了,其实我妈、舅妈也会做,只是味道都不一样了。味觉这东西,就是太专一了。

小时候的年夜饭,一家人聚在家里吃,有说不完的话,所有好吃的一次吃个过瘾。后来,我们的年夜饭从家里转到酒店,妈妈轻松多了。想想其实一家人只要聚在一起,在哪里吃都可以。只是在家里,有大家分工参与的乐趣,大人做菜,小孩洗碗,大家都要动手。

每年的除夕夜,做妈妈的最累

口述人:蔡秀香(61岁,永春人,印尼华侨)

我是上世纪60年代的印尼归国华侨,每年除夕夜是我最忙碌的时候。

我们的年夜饭和传统泉州人不太一样,一定有这10道菜:梅菜扣肉、咖喱鸡、白掌鸭、糖醋鱼、糖醋排骨、墨鱼炒辣椒、黑木耳炒肉、酿豆腐、桂花鱼、苦笋汤。除夕我得早上6点起床,用腌好的梅菜炖肉3个小时。然后开始做咖喱鸡,咖喱是我自己用黄姜、葱头、芫茴子、香苗做的。咖喱鸡也是我两个儿子和孙子最爱吃的。

一年到头,儿孙都在厦门,难得回来,一家团聚是很开心,可也是我做妈妈最累的。以前日子很穷,一年到头,好东西都留过年吃。现在日子好了,如果可以选择,过年简简单单就好。(海都记者 韩婧 黄谨)

浪琴潜水表

古奇皮带

coach托特包

浪琴男士机械手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