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光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光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同学妈妈的淫乱下作者通过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2:20 阅读: 来源:遮光罩厂家

上篇快速通道(点击进入):【同学妈妈的淫乱】【上】【作者:通过】【完】

中篇快速通道(点击进入):【同学妈妈的淫乱】【中】【作者:通过】【完】

从那时起,一木妈也成了他的熟妇,是他许多女人中的一员。

“你真是个坏孩子,把我也带坏了,弄的像个偷情的女人。”在驾车回家的路上,一木妈看着开车的汪姐外甥,感觉他真是帅啊,是自己心目中喜欢的男孩。

她伸手拉开他的裤链,掏出他的鸡巴,她问:“你不会分心吧?”

汪姐外甥说:“当然会,可是不敢,你在车上。”

一木妈会心的笑了,多好玩的东西啊,超级粗大,直挺挺的矗立,她用掌心握住圆溜溜的龟头摆弄不停,车到一木妈家门口前停下了,这是个僻静的小区,只有窗户透着灯光。一木妈看看自家窗内的灯光,她问汪姐外甥:“你不想吗?”

汪姐外甥没有反应过来,反问:“进家?”

一木妈说:“不,我家里有人。我是想在我家的窗外,给你口交。”

汪姐外甥搂过她的头,她张开火热的嘴唇含进了他的鸡巴。汪姐外甥看着给他口交的一木妈,这个女人温柔中有着奇特的想象和疯狂。他享受着她的口交给自己带来的快活,他解开她的衣扣摸着她圆滚滚的乳房,低声说:“我想操你。”

一木妈放开嘴唇:“嗯,以后我让你,你要爱我,孩子。”她又低头把汪姐外甥的鸡巴含入口中,汪姐外甥抚着她的头发,这个女人真香,他唔了一声射出了精液。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到了一木妈的脸上和胸脯上。

一木妈说:“多亏你解了我的衣服,要是射到衣服上我就进不了家门了。”

她系上衣扣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液体,捋好头发。她问:“舒服吗?你不累吧?”

汪姐外甥遥遥头:“舒服,我没事,爱你。”

一木妈说:“那我要回家了,你慢点开车,精神点啊。”

一木妈回到家中,慢慢的从今晚的经历中缓过了劲。她冲着淋浴一直在回想今晚的每个细节,大街旁,停车中,自家窗下,这三个主要时段里他们所做的事,有没有被人看到呢?她越想越后怕,此时一木妈没有了情和性的快感,而是一股焦虑压在心头,别让一时的忘形毁了自己。

她抓起手机拨通汪姐外甥问:“咱们今晚没人看见吧?”

汪姐外甥说:“没有,我一直注意着呢,只有我们两个。”

一木妈想了想对汪姐外甥说:“我看啊,以后我们不要再在一起上街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汪姐外甥说:“我懂,我知道你是个谨慎的女人。外面人多眼杂,万一传出点绯闻,你会受伤的。我懂你,别怕。可是,我会想你。”

一木妈说:“我也会想你,孩子。我会约你去酒店开房,放心,我是原意和你偷情的女人。”

一木妈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子,我是个原意偷情的女人吗?

就这样,为了避开人眼目一木妈和汪姐外甥在当地不再一起上街了。

一木妈实在盼望看到汪姐外甥有形有样又年轻裸体,她常约汪姐外甥去开房,她感到抚摸亲吻他的身子,撸他的鸡巴,给他口交是一种女人的享受。她喜欢他一件件剥光自己的衣服,让自己滚在床上,任他翻腾抚弄乳房和劈开大腿。一木妈对他开放了身体的每个部位,唯有她的洞洞,能让他的大龟头抚弄她的阴唇,却不让他插入。

这是一木妈对汪姐外甥唯一的节制。一木妈当然喜欢男人的鸡巴像雄壮的公鸡,可是在一木妈的眼里,汪姐外甥的鸡鸡是畸形的大,放进嘴里,撑得嘴唇都扩大了,很难想象自己的下面怎么接受。她要的男人不是以粗大为准,而是要能适合自己小屄的尺寸。汪姐外甥的鸡巴,她喜欢看,喜欢玩,就是不敢让插入自己的小屄。

汪姐外甥也不强求与一木妈性交。她是个有耐心的女人,每次都可以长时间给他手淫口交,直到他射精。这个女人已经付出全身了,下面的那个洞,就让她保留吧。

一木妈对汪姐外甥在情感上有点混乱,时常觉得自己有两个儿子,他是自己儿子的哥哥。平日里一木妈对他有母性的情爱,为他购买时新的衣服和订好隔天的午餐。这个孩子,揪着她的心,有像孩子的疼爱也有盼望他抚弄自己身子的心痒。

“我是你的女人。”每当和他进入单独的房间,怕搞乱自己的身份,她都要对他说这样的话。

在本地,即便是开房,一木妈也是小心翼翼,每次进入自己用假名预定的房间前,她都是尽可能遮掩起自己的面孔,再在酒店的走道里来回观察,直到确定无人注意的时候才急忙开门入房。而汪姐外甥也像一木妈一样谨慎,他们不同行,进出酒店都是分开的。这让一木妈很放心,她对汪姐外甥说:“我们只有隐瞒才能长久。”

汪姐外甥说:“我们像是搞地下工作一样。”

一木妈回道:“是搞低下工作。”

这样偷偷摸摸,不能带着他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也让一木妈窝心。

一木妈开始带他去外地和国外旅行,有个帅气的像是自己的大儿子又像是自己小情人的男孩陪伴在身边,吸引路人的眼球是一木妈爽心的事。

为了他,一木妈花了不少钱,既然心甘情愿做他的女人,大把花钱值得。一木妈不让汪姐外甥插入自己小屄,她怕时间久了他得不到插入女人的快感,他会失望。一木妈想出很多办法,她会买来不同式样的服装,在无人相识的城市里,她会把自己打扮成职业女性,村姑,甚至街头的妓女和他逛街,在酒店里给他口交,让他的精液喷脏自己的衣服,然后把这些衣服扔到垃圾桶里,等第二天打扫房间的女人收走,那些名贵价格不菲的衣服上面沾着男人的精液,她想象那些女人会羡慕她,有男人,又有钱。

当然这种事情在国内她是不敢做的,只有到了国外,她才敢尽兴。一次去韩国的旅行,晚上回到酒店的房间,一木妈跑进卫生间换上刚从名品店买来的女式西装,恰腰合体,乳房高耸。她没穿裤子,光着长长的腿,蹬着高跟鞋。她走出卫生间问汪姐外甥:“你看我下面有变化吗?”

汪姐外甥定睛看到,一木妈的阴毛修剪的整齐了,齐刷刷黑黝黝的倒三角。

他过去摸了摸,阴毛还是软软曲折的,修掉阴毛的周边滑滑的,他笑着说:“难怪你去整容院,让我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原来你是让那个男医生修了你的阴毛。”

一木妈又问:“好看吗?”

汪姐外甥打量着一木妈说:“好看,大腿的中间露着条缝,更有女人的性感。”

一木妈走了几步,她穿着高跟鞋,翘起的屁股更是夺目,她说:“我早打听过,韩国整容院上面都能整。我想让你感觉我是新鲜的女人。”

汪姐外甥情不自禁拍拍一木妈圆溜溜的屁股,她的屁股很有弹性:“可惜了你的屄屄,被高丽男人看到了。”

一木妈从容一笑:“你真是小气,韩国女人的这里和我有区别吗?”一木妈说完冲着汪姐外甥转过身来继续说:“她们假的太多,我是真的。”

汪姐外甥搂过一木妈的屁股,手插到她的大腿里面说:“你是我的真女人。”

一木妈两腿分开,让汪姐外甥抚摸她的肉屄,她舒服的喘着细气:“啊……我被你搞得魂不守舍……没守住贞节……红杏出墙不算个好女人……”

汪姐外甥的手伸进了一木妈上身的西装,摸到她的乳房:“你是好女人。”

他摸着一木妈的乳房,肚子和肉屄,这个女人滑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你像我妈妈那样的女人,她只有过一次性派对,几个光屁股女人和几个男人,妈妈这里只让三个男人插过,以后就再参与了,算是不错吧。”

既然上了同一张床,一木妈和汪姐外甥不再是外人了,他们之间无话不说。

一木妈最喜欢听他说别的女人。他对一木妈讲了很多女人的身体特征和在床上的表现,甚至包括了他的妈妈。

一木妈伸进汪姐外甥的裤子,抓住他的鸡巴说:“我也是差一点啊,还记得吗?在刘太太家。我当时差点被你插进了。”一木妈说完掏出汪姐外甥的鸡巴,光着屁股露着肉屄蹲下身去:“以后你的妈妈还有你呢。”

汪姐外甥抚着一木妈的头把鸡巴插进她的口中,他看着一木妈含着鸡巴的脸:

“她也常这样,有时和我姨妈一起,两个女人脸贴脸给我口交。我特别愿意用鸡巴打她们的脸,然后上床,我都能让她们满足。”一木妈拿着汪姐外甥的大鸡巴,放在脸上,用舌头上下舔着,听着他讲的话。她说:“女人是不是都不要脸啊。”

那天,一木妈换了不同的衣服,给汪姐外甥口交,他兴奋的射了三次,这让一木妈惊讶又心疼。他哪来这么多的力气她对汪姐外甥说:“不能再这样搞了,会伤身体的。”

可汪姐外甥不愿意,非要再一次。一木妈只好由着他,换上洁白的护士服,让他喷满精液。

他说:“我感到有四个不同的女人陪我。”

一木妈说:“知道吗,你每次的表情都不同。我也感到了自己是和四个男人。

躺一会吧,你歇歇。”

汪姐外甥说抱起一木妈,把她扔到床上。一木妈在床上颠了个起跳,拉过汪姐外甥搂到身边:“跟我说会话吧。说说你的女人,”

他搂着一木妈,双腿夹着她的屁股,掰着自己的指头对一木妈说:“中年妇女,青年小媳妇,上学女孩,我都有过。不是我喜欢女人,而是我经不起挑逗,你也知道,现在的女人开放的不比男人少。只要她们喜欢,男人根本逃不掉。”

他摸摸一木妈的奶子。

“是这样,我也是挑逗你吧?”一木妈挪开他大腿脸伏在他胸前问:“这些女人对你有什么区别?”

他搂住一木妈:“怎么说?”

一木妈说:“用钱来说。女人看男人是用钱来衡量,你对女人怎样用钱衡量?”

汪姐外甥想了想,对一木妈说:“我直说,你别生气。”

一木妈说:“我都和你上床了,还能生气吗,说说看,准不准。”

他说:“中年妇女贴我钱,小媳妇双方分摊钱,少女我得给她钱。对不?”

一木妈用舌头舔舔他的乳头:“用钱分这三个档次,中年妇女地位最低,得花钱买。我也是地位最低的啊,是吧?孩子。”

汪姐外甥汪姐外甥抚开一木妈的头发,摸着她的脸说:“你和她们不同,我都想为你花钱。可是你都安排好了,不给我机会。”

一木妈听的心里喜滋滋的,她翻身到他身上,把乳房吊在他胸前,用乳头蹭他的肌肤。

汪姐外甥很享受的躺着,手指抠进一木妈的小屄说:“可惜,就是这个屄屄,不让进。”

一木妈说:“你太大,我害怕,以后适应了,我就给你,操。”

汪姐外甥说:“你真是娇气,让我来亲你屄屄。”一木妈分开了双腿,他把头埋到一木妈两腿中,舌头像湿润的刷子,舔够了一木妈的阴唇,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屄。一木妈可痛快了,她尖叫起来:“啊……啊……孩子……我也没保住啊……孩子……我的屄啊……是你的……”

一木妈大声尖叫不止,惊动了酒店的人员来敲门,她停止了尖叫。听听门外,那人还在门口,不知是男是女,一木妈推开汪姐外甥索性走下床去,她说:“这人真讨厌,还想看看景色吗。”

一木妈裸着身子,打开房门,是一个穿制服的年轻男人,他看到裸体的一木妈,两眼发直,叽哩哇啦讲了几句话,一木妈不懂他的意思,冲他晃晃乳房:

“我们做爱不犯法。”她关上房门回到汪姐外甥身边,喘着粗气问:“这是我几次丢人了,都怪你。”

汪姐外甥露出坏坏的笑。

汪姐外甥出国的事办好,主动开好房,约了一木妈,这是他第一次。在房间里,他对一木妈说:“我要一件一件脱掉你的衣服。”

一木妈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今天要对他百依百顺,她点点头:“我真不知道,我这个女人哪里好?今天一切由你,干什么都行。”

一木妈配合汪姐外甥,让他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就像剥葱一般,剥掉葱叶剩下葱白一样圆浑浑的身子。她精心穿戴的名贵衣服被他随手扔在地上,只剩精致的乳罩和小裤头,汪姐外甥掂掂一木妈的乳房,又伸手进她的小裤头抚弄她的阴毛,他对一木妈说:“你是我的宝贝,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脱你的衣服,真是不舍得把你一下扒光。”

一木妈扭了一下屁股:“就怕再见你时,我成老太太,你不把我当宝贝了。

不过,你可以常回来,我也可以去看你啊。我还想多当当你的宝贝呢,孩子。”

汪姐外甥解掉一木妈的乳罩,脱下她的小裤头,把一木妈剥光了。他坐到椅子上,把她抱在腿上:“你看我们现在像什么,是男女情人吗?”

一木妈说:“现在不是了,情人是不分开的,你是大男孩抱了个光腚的富婆。”

一木妈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不停摸弄,眼里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她心有怜惜,这孩子以后还有这么多好日子吗?她想安慰他,她伸出温柔的手臂,搂住他说:“你啊,应该高兴,能见到你妈妈又能出国定居。”

汪姐外甥嘿嘿一笑:“真正高兴的应该是我妈,我可不高兴。到了那边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得从头来。我最可惜的是,没有你这个女人了,宝贝。”

一木妈听得心里不是滋味,她柔声细气的对他说:“以后,你需要钱的时候告诉我,我给你!我能做的就这些了。”

汪姐外甥摸着一木妈的乳房,他知道她心里柔软。他对她说:“我从不问女人要钱。你的钱,我也不会要的。我要把你抱上床,只想了一桩心愿。”

他抱起一木妈,把她放到床上,自己麻利的脱掉衣服,赤身爬到她的身上:“我只想要你的身。”他托起一木妈的屁股,在她的肉屄一舔,抬头说:“想要,你的屄屄。”

汪姐外甥对一木妈这个女人情有独钟,她虽是无人不知的富婆,可她不同其他女人那样炫耀铺张,她低调不显山不露水,跟她的交往心里踏实的很。汪姐外甥更喜欢一木妈的肉体,有女人柔美的曲线又结实富有弹性,他喜欢这样女人的身子。

一木妈说:“我被扒光的次数不少了,光被你抚弄掉的阴毛也能铺一床单了吧。今天我给你!”她最大限度的展开了自己的下体,尽情暴露她的阴部。她想让他看清楚自己,想让他记着自己。

汪姐外甥下了床把一木妈拖到床边,扛起一木妈的双腿,晃起她的身子,他要看这个女人浑身晃动的白肉。一木妈的乳房被他晃得像皮球,在胸前不离不弃不停的滚动。

汪姐外甥看着一木妈,他晃动着她说:“宝贝,你这身肉可是百里挑一,你和我妈差不多的年纪,她的肉是懈里晃荡很松弛的。”

一木妈爱听他表扬自己的话语,美在心里,嘴上说:“你妈妈的肉是被你晃松散的吧,我要是跟你久了也会被你晃松散,我现在都觉得自己的乳房比以前大了不少,也松散了一些,都是被你搞得啊。”

汪姐外甥放下一木妈的腿:“不晃你了,让你乳房保持原样,否则你老公不满意,以后你再找别的男人,也得让他喜欢不是。”

一木妈说:“我不会再有别的男人的,除了自己男人以外,只有你玷污了我的清白。”她裸卧在床,娇滴滴的看着汪姐外甥。

汪姐外甥摸过她乳房,手指从胸部挠到她小腹下的三角地,搅动着她的阴毛。

这让一木妈起了一身痒痒的疙瘩。一木妈挺腰把自己的肉屄送到了他的嘴边,口中哼了一声:“屄啊……给你了……嗯……孩子……”

汪姐外甥朝一木妈的肉屄伸了下舌头:“小宝贝,小妈妈,让你屄舒服到底。”

一木妈:“嗯……”一声,把腿搁到他肩上。

汪姐外甥看着一木妈湿润的暗红色阴唇,左边大过右边,旁边张着茸茸的细毛,小屄张着黑黢黢的口。他抬抬她的屁股,没有去舔一木妈的肉屄,而是去舔她大腿的内侧,舌尖就差一点触到一木妈肉屄的时候,他又挪开不去触她性敏感的生殖器。一木妈的胃口被他吊的麻酥酥的痒,她哼哼叽叽低吟:“嗯……嗯……亲……亲……我要……”

汪姐外甥用嘴唇含住一木妈大阴唇,然后吐出。舌尖往她的阴蒂一探,一木妈身子一沉,一股水涌出小屄:“啊……亲……爹的……”

汪姐外甥很懂得是玩女人,他不紧不慢伸出整舌从她整个肉屄下面往上舔,到了顶端舌头一挑,触动一下一木妈的阴蒂,她的身子就会猛一颤抖:“啊呀……呀……呀……”

一木妈被汪姐外甥刺激得阴蒂充血勃起,亢奋到大腿紧绷,水流汪汪。她嘤嘤低吟:“嗯……嗯……嗯……”强忍激奋不敢大声尖叫,她现在不是在外地,而是在本地一家豪华酒店的房间里。虽说房间隔音很好,但是也难免激烈的叫床声从门房的缝隙传出,要是引起保安或住客的注意,被人盯了梢,发现她和比她小二十多岁的男孩开房,事情传出去,女人出轨不比男人养小,那可是极大的丑闻。这是让一木妈无法接受的,她进酒店的时候是带着口罩,急步走进房门,她怕被人看见。她毕竟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名女人,又担任着当地工商界妇女联合会的主任一职,这样的名女人不敢让自己有任何丑闻,那会毁了她同时也会害了她的丈夫和家庭。

“嗯……嗯……嗯……”一木妈享受着汪姐外甥给她的慰藉,又扭转白白的肉体,伸手去抓他的鸡巴。她抓到了,又大又硬:“嗯……嗯……给我……亲……给我……”

汪姐外甥跨腿骑到一木妈的脸上,一木妈张嘴鸡巴伸进她的口中,把她的嘴塞的满满的。汪姐外甥倒趴在一木妈身上,他没有停止亲吻她的肉屄,他要让一木妈爽到底。他往下一挪舌头,停在她的肛门,那里已经被她从小屄淌来的液体湿润了。

汪姐外甥伸伸舌尖,舔起一木妈的肛门。一木妈的肛门以前他用手指捅过,现在用舌头来舔她的肛门,这还是他第一次。他开始用舌尖往里伸,这让一木妈有股异样的感觉就是痒,一股钻心的痒,痒得她淫水肆虐,连床单都湿了。

一木妈这时知道了,在她给汪姐外甥口交时,他也喜欢让她舔肛门。那个时候,她觉得这只是他特殊的癖好,让她用嘴对着他的肛门,是想在羞辱女人中得到自己的快感。一开始她自己并不情愿,硬被他按着头去亲吻他的肛门,她不想簿了他的欢心,强迫着自己去亲吻他的肛门。亲他的肛门,她感觉不到恶心,只是太丢自己的面子。跟他久了,成了习惯,一木妈从亲吻他的肛门,到了舔他的肛门也用舌尖深入他的肛门。一木妈不知道男人被亲肛门会有什么样的快感,现在她知道了,想像,那种感觉一定跟自己一样,是种挠心的痒。

“啊……”一木妈吐出他的鸡巴“啊……啊……”长长的喘着粗气:“哼啊……哼啊……孩子……你让我难堪了……操我……”

汪姐外甥搂过一木妈拂开她贴在脸上的头发:“你出汗了。”

一木妈趴到他身上把乳房贴紧他说:“我出汗了……想你操我……屄啊……”

汪姐外甥抚摸着一木妈光洁的后背:“你愿意了,你是我的宝贝。”他用手指夹住她的阴唇。

一木妈用修理很好的脚丫扣着汪姐外甥的后背:“今天,我给你,你太大,慢慢来,别让我疼。”

汪姐外甥跪到一木妈两腿间,手把着他粗大的鸡巴,搁在她的阴毛上:“我要进了,你毛茸茸的,像我妈妈。我从小从小就弄,她习惯了。

”嗯……我也该……该啊……“一木妈看着汪姐外甥,这个给她带来许多快活的帅气男孩,带他游玩,跟他上床。今天,自己最后的一点地方也要给他了,一木妈一种期待油然而生:”嗯……该给你……毛毛的屄……操我吧……孩子……把我当婊子……“汪姐外甥,在她肉屄前磨蹭了一会,才慢慢插入。一木妈感到自己被涨得紧紧的,肉屄是种被塞得爆满的感觉,淫水急速流淌,从肉屄四面挤出小屄。

”啊……啊……我能……我能……“一木妈哼哼尖叫:”我能……我是你的女人……让你进啊……啊哟……啊哟……你的驴鸡巴哟……孩子……让我……让我……吃一口……“汪姐外甥从一木妈小屄拔出鸡巴,一木妈自摸着自己的肉屄,张开嘴哼哼叫着:”操你妈……孩子……我早该给你了……“汪姐外甥抱着一木妈的头,把鸡巴插进她的嘴里:”你还要……你还要……“一木妈点头:”嗯……嗯……我还要……孩子……要你……早该要你……孩子……我的屄啊……能记着你……常回来啊……孩子……操我……“汪姐外甥抚弄了一木妈的肉屄,又挺起鸡巴插进去。这会他肆无忌惮了,猛插一木妈的肉屄。这个女人抖动着一身白肉终于狂叫了:”操死我了……孩子-啊哟……你妈个屄呀……啊啊……啊……啊……妈个屄啊……我屈辱啊……搞我……搞我……“一木妈不停狂叫全然不顾了自己的身份。

那晚一木妈被汪姐外甥干了三次。她依偎在汪姐外甥的身边对他说:”我的屄会记住你,你要常回来,要不,我去看你,你可别有了妈妈忘了我这个女人,是给你的,操我。“汪姐外甥说:”你会和她成好姐妹。“一木妈一夜没有回家,就留在了离他家不远的豪华酒店里。

第二天,为防人眼目,她还是恋恋不舍的先走了。

后面的话:

写的潦草,没有时间了,只能先写到这里,后续的故事,不知何时有空能再写。男女性爱永远没有完结。

字节数:16407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九尾妖狐安卓版

暗黑主宰

疾风忍者传手游下载

守护家园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