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光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光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史实明末烟云第九章崇祯的最后时刻三-【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59:53 阅读: 来源:遮光罩厂家

第九章崇祯的最后时刻(三)

乾清宫。

乾清宫为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坐落在单层汉白玉石台基之上。面阔九间,

进深五间,高二十米,重檐庑殿顶。殿的正中有宝座,两头有暖阁。

台面至正脊高二十余米,檐角置脊兽九个,檐下上层单翘双昂七踩斗栱,下

层单翘单昂五踩斗栱,饰金龙和玺彩画,三交六菱花隔扇门窗。

殿内明间、东西次间相通,明间前檐减去金柱,梁架结构为减柱造形式,以

扩大室内空间。后檐两金柱间设屏,屏前设宝座,东西两梢间为暖阁,后檐设仙

楼,两尽间为穿堂,可通交泰殿、坤宁宫。

殿内铺墁金砖,殿前宽敞的月台上,左右分别有铜龟、铜鹤、日晷、嘉量,

前设鎏金香炉四座,正中出丹陛,接高台甬路与乾清门相连。

坐落在单层汉白玉石台基之上的不只是乾清宫,而是后三宫都共用了这块宽

阔的汉白玉石台基,成为了一个整体,高低俱都相等。

共用的这块整体结构的月台,是三层结构,具有防备的作用,需要时可以站

满三层大内护卫,每一层的视角都有高低不同的视点。

※※※※※※※※※※※※※※※※※※※※※※※※※※※※※※※

黑鹰从云层的空洞中坠下,在空中华丽的旋转鹰身,风中猛扇巨翅飞向紫禁

城,飞越午门,飞越皇极殿、飞越中极殿、飞越建极殿。

黑鹰瞧见乾清门了,挥舞巨翅的速度缓了下来,尖利的鹰嘴朝天鸣叫一声,

巨翅再次扇动飞越乾清门。鹰眼左顾右看似乎在寻找什么,最后停落在乾清宫的

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上。

黑鹰在乾清宫殿顶上舒展了两下巨大的翅膀,低下头用鹰嘴梳理了两下翅膀

上的漆黑羽毛,然后抬头仰望重叠在一条线上的三大殿背后的渐沉夕阳,大顺的

兵已经进入外城了。

黑鹰焦急的原地旋转两圈,然后又跳到了殿顶檐角上的脊兽身上,俯视乾清

宫东暖阁,暖阁里烛光摇动,崇祯帝就在东暖阁里,他坐在御座上,一手按在御

案上,正书写着什么,两名宫女正在两边侍候着。

黑鹰突然热泪涌出不止,不愿意再逗留在这个伤心地,展翅高飞向外朝三大

殿而去,不一会已飞越午门出了紫禁城。

黑鹰去意已决而飞快扇动巨翅,突然好像于心不忍悬停于空中,黑鹰又回首

望向乾清宫方向,热泪再次涌出,又折回展动巨翅重飞向乾清宫,在乾清宫东暖

阁上方滴下了最后的热泪。

那滴落的热泪并不孤单,因为开始落下绵绵细雨陪伴它,黑鹰见细雨靡靡不

怕自身湿了羽毛,反而露出获得慰藉般的笑意。最后黑鹰猛扇动巨翅展翅高飞,

再次入钻入了云层之中,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

乾清宫,东暖阁。

内阁首辅魏藻德跪伏在崇祯帝御案前面,浑身颤抖不止,默不作声。

崇祯帝身上还是那件蓝色袍服,头上是网巾和束发冠与巾帽,烛光下,崇祯

帝的脸显得光润了些。

崇祯帝一手拿着年初自己下的第五次罪己诏,阅览着。一手拿着毛笔在纸上

写着什么,因为有臣子在的缘故吧,崇祯帝表现出皇帝的威严架势。

崇祯帝道:「你是群臣之首,如今国难当头,还有何法救国?」

魏藻德跪伏于御案前,沉默无语,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浑身颤抖。

魏藻德:「……」

崇祯帝道:「朕嗣守鸿绪十有七年,祖宗托付之重,不想今日无一人可解朕

忧。」

魏藻德:「……」

崇祯帝道:「退下…」

魏藻德慢慢的起身,面对崇祯帝慢慢的退出东暖阁,临出门前,魏藻德面向

崇祯帝再次跪伏于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离去了。

荭儿见魏藻德一走,外面风把细雨刮了进来,刚想要关门,外门却有一名宫

人来到,荭儿一看是技师陈圆圆,便迎了进来。

陈圆圆一身鹅黄色端正宫装,神情平静又隐藏忧愁,来到御案前跪伏于地,

然后抬头望着崇祯帝。

陈圆圆道:「皇上,家宴快好了,皇后娘娘和嫔妃还有公主都传了。」

崇祯帝没有抬头看风华绝代的陈圆圆一眼,依然独自沉浸在痛苦中,用手上

的毛笔不断的写着些什么。

崇祯帝道:「朕,马上就到,你先去吧。」

陈圆圆道:「臣妾遵旨。」

陈圆圆优雅的站起身子,坠地宫裙下的三寸金莲缓缓后退,退到暖阁大门边

后,陈圆圆双眼湿润着抬起螓首看了一眼崇祯帝,不堪一握的蛇腰轻轻一转,便

走出了东暖阁。

翠儿见陈圆圆一出暖阁,就从长袖中伸出玉手把暖阁的门给关上了,此时天

已经黑下来了,外面只有风和细雨在空中彼此追逐。

※※※※※※※※※※※※※※※※※※※※※※※※※※※※※※※

风从窗的缝隙钻了进来,吹动御案上烛台上的烛火,烛光便不停的微微晃动

起来。

崇祯帝道依然坐在御座上,手上拿着毛笔一遍遍的在新的御纸上,抄着年初

的第五次罪己诏里的一些字句。

华夏历史上第一次明确地颁布「罪己诏」的人是汉文帝,罪己诏等于皇帝打

自己的脸,自古也没几位皇帝给自己下罪己诏的,崇祯帝就是其中一位。

崇祯帝边写边念道:「朕为民父母,不得而卵翼之,民为朕赤子,不得而襁

褓之,坐令秦豫丘墟,江楚腥秽,贻羞宗社,致疚黔黎,罪非朕躬,谁任其责?」

荭儿和翠儿见崇祯帝又在怪罪自己了,两人轻移到了崇祯帝的身边,荭儿替

崇祯帝磨墨,翠儿哪来了一件披风给崇祯帝披上。

崇祯帝边写边念道:「所以使民罹难锋镝,蹈水火,堇量以壑,骸积成丘,

皆朕之过也。」

泪水在崇祯帝的眼眶再也留不住了,而流了下来,翠儿用自己的丝巾帮崇祯

帝擦拭泪水,感觉泪水是火热的。

崇祯帝边写边念道:「使民输驺挽栗,居送行赉,加赋多无艺之征,预征有

称贷之苦,又朕之过也。」

荭儿默默的修长白皙玉手,打着颤继续缓缓默默,荭儿坚强的忍住自己就要

夺眶的泪水,微张红唇,贝齿轻咬下唇。

崇祯帝边写边念道:「使民室如悬磐,田卒污莱,望烟火而无门,号泣风而

绝命,又朕之过也。使民日月告凶,旱潦存至,师旅所处,疫蔓为殃,上干天地

之和,下丛室家之怨,又朕之过也。」

崇祯帝忍不住了,放下毛笔,仰身在御座上,脸上是伤痛和屈辱混杂不服气

的神情,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只一会,崇祯帝又捻着毛笔继续开始写。

崇祯帝边写边念道:「至于任大臣而不法,用小臣而不廉,言官前鼠而议不

清,武将骄懦而功不举,皆朕抚驭失宜……忠君爱国,人有同心,雪耻除凶,谁

无公愤!」

崇祯帝的屈愤爆发,狠狠的把毛笔丢到地上,然后站了起来,步履瞒珊的走

下东暖阁大门,边走边开始抽泣。

崇祯帝抽泣道:「朕以藐躬,上承祖宗之丕业,下临亿兆于万方,十有七载

于兹。政不加修,祸乱日至。」

崇祯帝突然跪到了地上,并向前爬行,用手打开东暖阁的大门,外面的风和

雨一下就打到了崇祯帝的身上和脸上。

崇祯帝抽泣道:「抑圣人在下位欤?至于天怒,积怨民心,赤子沦为盗贼,

良田化为榛莽;陵寝震惊,亲王屠戮。」

荭儿和翠儿见此立刻跑过来,想要关上暖阁的大门,不让风雨侵袭崇祯帝。

但是被崇祯帝轻轻的一推,两人便受不住男人的力量,跌倒在暖阁的地上。

荭儿翠儿齐声道:「皇上…皇上…呜呜…」

神经兮兮的崇祯帝这时跪在地上爬出了暖阁,爬到了宽阔的月台,崇祯帝抬

头仰望明月,哭诉着。

崇祯帝抽泣道:「国家之祸,莫大于此。今且围困京师,突入外城。宗社阽

危,间不容发。不有挞伐,何申国威!朕将亲率六师出讨,留东官监国,国家重

务,悉以付之。」

荭儿激灵,见崇祯帝不肯回暖阁,立刻从暖阁的地上捡起刚才滑落的披风,

再跑出来披在崇祯帝的背上,然后荭儿用自己的身子轻盖在崇祯帝的身上。

翠儿见此,自己也泪如雨下,只是在细雨中,已经分辨不出那些是泪那些是

雨水了。翠儿伸出一双玉手捂脸也痛哭了起来,风不停的吹来,翠儿的翠绿宫装

在细雨中如波浪般翻腾,螓首上的发丝也散乱了并在风中飘舞着。

崇祯帝抽泣道:「告尔臣民,有能奋发忠勇,或助粮草器械,骡马舟车,悉

诣军前听用,以歼丑类。分茅胙土之赏,决不食言!」

崇祯帝抽泣道:「朕,决不食言,决不食言啊,大明啊,要亡了呀。」

崇祯帝站起身子,抽泣减缓,心情平静了许多,但是眼神中多了一种从前没

有的坚毅之色。崇祯帝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脸,转头望向乾清宫方向。

崇祯帝平静道:「家宴…朕该去家宴…家宴了…」

荭儿翠儿一听崇祯帝这话,预感到了什么,两人事先沟通好了似的同时对着

崇祯帝跪下。

荭儿道:「奴婢知道该做些什么,奴婢这就和皇上告别了,奴婢两人就回厢

房以身殉国。」

翠儿道:「奴婢这辈子能侍奉皇上,是上辈子积德福,这辈子才能待在皇上

身边,奴婢心满意足。」

往乾清宫已经走了几步的崇祯帝,听见她两人说这些话,站住了脚步,转过

身来欲哭无泪的望着她们两人。

荭儿翠儿才十八九的年龄,正是人生的黄金阶段,竟然遇到国破家亡的事情。

她们年纪虽然小,但是知道讲气节讲忠贞,更懂得什么是忠君爱国。

崇祯帝歪斜着嘴巴,脸上都扭曲了,一副想哭的样子,可是刚才哭完一时泪

水已经流干了。

崇祯帝张开双臂,走了过来拥抱起两名只到自己胸前的荭儿和翠儿,三人抱

做一团,泪水再次哭了出来。前几秒崇祯帝已经哭不出泪水了,开始当三人拥抱

在一起的时候,泪水又在夺目而出。

崇祯帝的热泪不断的滴落眼眶,一滴滴的滴到荭儿和翠儿的螓首和脸上,两

人感觉那泪水是火热的,两人的内心得到了最大的慰藉。

崇祯帝哭道:「朕知道你两人属意于朕,朕也喜爱你们,但是命运让我们这

辈子是不可能了。」

荭儿哭道:「皇上,皇上,奴婢已经知足了,皇上能抱奴婢,奴婢就是死了

也是快乐的。」

翠儿哭道:「今身奴婢不能做皇上的人,奴婢下一辈子也要寻到皇上,下一

辈子奴婢再也不要离开皇上了,呜呜。」

崇祯帝哭道:「如果是太平日子,朕本意是要纳你们做妃子的,只是……」

崇祯帝再也讲不下去了,松开抱着两人的手,望着两人不断的摇头,热泪在

眼眶里都快堆满了。

荭儿翠儿知道离别在即,双双整齐了两下自己的宫装,两人齐齐向着崇祯帝

跪伏于地,连磕三个响头,然后两人起身手拉着手,一起转身走回了刚才的东暖

阁。

崇祯帝好像冲过去留住她们,但是想到闯贼已经破外城了,内城也不久会被

攻破的,还有许多的事情必须去做。

崇祯帝忍住了喊住她们两人的声音,但是,当看到两人即将打开东暖阁的大

门的时候,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两人的音容笑貌了。

崇祯帝终于忍不住大喊并同时朝荭儿翠儿跪下:「荭儿,翠儿!」

荭儿和翠儿听见皇上喊自己,两人同时回首看着崇祯帝,两人脸上露出已经

决然的笑颜,两人抬起双手朝他招手,一红一翠的两位少女在风和细雨中宛如天

上的仙女。

崇祯帝喊道:「朕,今日纳荭儿为忠贵妃,朕,今日纳翠儿为贞贵妃。朕,

对天发誓,永结同心,生生世世,永不分开……」

荭儿和翠儿听见崇祯帝突然而来的肺腑之言,两人就要临行前听见皇上讲出

了自己最喜欢听到的话,两人热泪夺眶,看着崇祯帝相拥痛苦起来。

三人相隔十步,跪伏互相磕头,就这样把天地拜了。

三人互视着缓缓起身,万分不舍的转身,崇祯帝走向乾清宫,荭儿翠儿走向

东暖阁,三人虽然这一辈子再也不能相见了,但是三人的心愿已了,心里坦荡荡

了。

荭儿和翠儿在东暖阁内痴望着崇祯帝走向乾清宫的背影,慢慢的关闭上了暖

阁的大门。

一会儿,东暖阁里的烛光灭了,只同时听见两声凳子倒地的声音,荭儿、翠

儿离开了。

崇祯帝走到乾清宫大门口,再次回转身子,再次跪在月台上,给忠贵妃和贞

贵妃最后磕了一个头。

崇祯帝平静道:「荭儿、翠儿,你们先走一步,朕一会就来寻你们了……」

这时,乾清宫的大门打开了。

周皇后、坤兴公主、陈圆圆、懿安皇后等嫔妃全部出现在了崇祯帝的眼前,

众人俱都双泪湿润。坤兴公主冲了过来,抱住崇祯帝大哭起来,小小的身子穿着

雪白的宫装,活像一位纯洁的天使,只是此时却哭成了泪人了。

崇祯帝低头抚摸着坤兴公主的螓首,搀扶着坤兴公主,一起走进了乾清宫。

乾清宫的大门缓缓的关上,风和细雨再也吹不进来了。

※※※※※※※※※※※※※※※※※※※※※※※※※※※※※※※

山海关。

吴三桂左右为难的来回渡步着,救驾还是不救驾?如果救驾,山海关就送给

了清兵,而且自己的五万余人怎么和据守京师的李自成打得过呢?吴三桂估计李

自成少说也有十几万的兵力攻打京师,自己就算救驾赶得上,自己也打不过。

如果不救驾,崇祯帝一死,自己就被夹在了满清和大顺中间,两头难做人了。

而且自己的全家几十口人都在京师居住,如果不救驾,就成了叛贼奸臣,以

后自己将在人民面前一文不值了。

如果去救驾,李自成肯定杀自己全家来解恨,全家几十口人就要全部给崇祯

帝陪葬了,包括爱妃陈圆圆。

狡猾的吴三桂,想来想去,认为只有保住了自己的实力,以后才有自己的立

足之地,才有和李自成或者多尔衮讨价还价的本钱。自己家人的性命,在被逼成

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抛弃了。

吴三桂认为,乱世之中,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像督师孙督师那样做人,

自己战死了什么也得不到,想到这里,吴三桂倒是挺佩服左良玉的为人,那样先

保存自己再爱国。

吴三桂认为像孙督师那样战死太不值得了,乱世之中,手上一定要有兵,那

样才有话语权。

吴三桂前思后想,决定不回京救驾,但是要作出回京救驾的样子出来,那样

就是告诉天下,吴三桂是准备回京救驾的,最后只是没有赶上京师就被攻破了。

那样就不能怪罪吴三桂不救驾了,吴三桂也去了,只是没有赶到而已。有罪但是

也无天子惩罚自己了,因为天子很可能不在人世了。

吴三桂本意是投降李自成的,因为李自成比满清强大太多了,于是吴三桂打

定了主意。

封魔单机游戏

九州行斗破八荒手机版

血饮天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