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光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光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恒天然深陷质量危机洋奶粉在华高增长时代终结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6:20 阅读: 来源:遮光罩厂家

恒天然深陷质量危机 洋奶粉在华高增长时代终结?

8月高温炎炎,但还是挡不住大家对奶粉企业的关注热情,随着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下称“恒天然”)“浓缩乳清蛋白粉受肉毒杆菌污染”事件的不断曝光,这家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原料出口商再度因乳制品质量问题深陷危机。  8月4日,国家质检总局于周日紧急公布了四家可能进口了受到肉毒杆菌污染的恒天然集团产品的进口商,多美滋等洋奶粉品牌赫然在列,并禁止从恒天然进口相关产品。  曾因质量优异备受赞誉的“洋奶粉”依然倒在了产品质量上,就如同洋奶粉企业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无情地扯掉。这一备受国内消费者热衷的宠儿正一步步暴露出自己的弱点。  乳业大佬来华“灭火”  “我想对中国人民以及世界各地受到影响的人民,表达我们最深切的道歉。我们对于目前因这个问题给大家带来的悲痛和焦虑深表遗憾。” 8月5日,恒天然CEO西奥·史毕根斯在北京对中国媒体表示。  8月2日恒天然自曝家丑,告知外界其生产的三个批次浓缩蛋白中,检测出肉毒杆菌,包括中国在内的3个公司及企业的8家制造商受到影响,令全世界为之哗然。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让恒天然集团如坐针毡,为降低全球业务损失,其CEO西奥·史毕根斯第一时间来中国“灭火”。  这已经是这家跨国乳业巨头在奶粉受污染问题上的“二进宫”。今年1月,该公司生产的奶粉就曾被检测出含有微量双氰胺,让这家素以质量优秀著称的企业一度窘迫不堪。  发现太晚还是通报太迟?  恒天然声称,2013年3月该公司在新西兰北岛怀卡托地区豪塔普工厂的一根管道受污染,检测中发现使用受污染管道生产的浓缩乳清蛋白中梭菌属微生物指标呈阳性,但属于无害现象。直至今年7月31日的检测结果显示,一样本中可能存在会导致肉毒杆菌中毒的污染,于是决定立即公布于众。  作为新西兰最大的跨国企业,从今年3月涉事直到4个月后才公布检测结果,检测结果为何“姗姗来迟”?  该公司执行董事加里·罗马诺解释称:“得出这一结果所作的科学检测使用了现代技术标准。我们总想做事情快一点,但现实是,根据现有技术,要耗时那么长。”  乳业专家陈连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肉毒杆菌是一种生长在常温、低酸和缺氧环境中的革兰氏阳性细菌。肉毒杆菌在不正确加工、包装、储存的罐装的罐头食品或真空包装食品里,都能生长。  而多位医学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人体进食含有肉毒杆菌的食物会中毒,如抢救不及时,病死率较高。此外,肉毒杆菌芽孢具有很强的抵抗力,只有在180℃下干热5~15分钟,100℃下湿热5小时,或121℃高压蒸气30分钟,才能被杀死。  “恒天然在发现问题的苗头时就应该采取临时应急措施,叫停产品的生产销售,然后再去查。恒天然表示检测用时长可以理解,但至少可以提前预警。目前的做法显然是不得当。”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48小时召回承诺未兑现  “我们已经确认市场上90%受到影响产品的安全状况,剩下10%的产品即将在48小时内召回。” 西奥·史毕根斯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断强调。  《中国经济周刊》致电恒天然中国区公关负责人郝晓红,对方表示恒天然没有隐瞒涉事企业,已经都向社会公开。恒天然公布了8家涉事企业,其中包括三家动物饲料公司、三家饮料公司和两家奶制品生产商。  其中,三家饮料公司分别是娃哈哈、可口可乐以及澳大利亚一家饮料公司VITACO。两家奶制品生产商是达能和雅培。其中达能旗下涉及多美滋、可瑞康、港版牛栏三个品牌。  可口可乐和娃哈哈在第一时间都在自己网站公布了涉事产品的具体名称、生产地址及批号,并承认产品已基本销售完毕。  但双方都称“按照我司产品的生产工艺,加工过程需经过高温杀菌,即使存在肉毒杆菌,经高温杀菌,也不存在残留风险”。绝口不提是否召回产品。而记者致电多美滋和雅培,则无人接听。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无一家企业在48小时内实现全部产品召回。  中国乳业要摆脱外资依赖症  “新西兰的奶牛打个喷嚏,中国的奶粉市场就会震一震。”这是流传在乳业界的一句玩笑话。但是,新西兰是我国进口奶粉最大的来源国,中国乳业对新西兰奶源依赖程度非常深。  据海关统计,新西兰是我国最大的奶粉进口国,今年上半年从新西兰进口奶粉37.1万吨,增加了34.3%,占我国进口奶粉总量的83.3%。  恒天然则控制了新西兰90%的奶源,我国国内70%以上的进口原料粉都由恒天然来供给。此外,雅士利、雅培等奶粉企业均为恒天然的合作伙伴,雀巢、卡夫和达能也由其供应乳制品。因此恒天然的任何动作,都会对中国乳业产生重要影响。  目前,恒天然生产的乳清粉、乳清浓缩蛋白等产品均被禁止进口,业内人士担忧将影响乳品供应。  “新西兰奶粉自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以来,一直享受关税优惠,由于其质优价廉,迅速并长期占领中国市场。如果这些奶粉被禁的时间太长,企业内部库存的原料消化完,必然会到其他国家地区寻找替代奶源,这或许将增加企业的成本。”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乳业分析师宋亮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对此,业界人士认为:“三聚氰胺”事件后,洋奶粉在中国进入了高增长狂涨价的“快车道”,然而在年年涨价的“趁火打劫”之下,洋奶粉却屡现质量问题。  ?8月7日,因涉嫌垄断,国家发改委对合生元、美赞臣、多美滋、雅培、富仕兰、恒天然共6家企业罚款人民币6.68亿元,其中恒天然被罚436万元。  据全国消协的数据显示,2013年婴幼儿奶粉投诉744件,与2012年同期相比,投诉量翻了一番。婴幼儿奶粉投诉中,超过86%的投诉与质量安全问题有关,其中六成是外资品牌。  “恒天然的事件还在发酵,势必会对以后外资奶粉市场产生微妙的影响,也许这次事件能让中国乳业摆脱外资依赖症。”国内一家大型乳企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